姜六出

如果以为自己能够救自己,那是一种比较狂妄的想法。

      今天下班,约朋友吃饭。
      我说,你帮我试一下产品吧,我需要你的身体指标。
      他说,可以,不过等这段工作忙的时间过去,这样不管出现什么问题,都影响不大。
      我说,你今天态度和之前不一样,一开始你不是很反对我的工作么?
      他说,回去想了一下,你既然选择做了,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应该支持你。
      过去的一个月,我经历了自我说服,别人拒绝,家人反对,同行互怼,朋友疏远,……即使我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的,也渐渐磨损了信心。白天需要笑到机械化,回家依然克制情绪,晚上要做咨询当树洞。也慢慢开始习惯。突然,有个人告诉我,无论青红皂白,你选择的我就支持。“轰!”的一声,委屈像泄洪一般流出来。
      相识十年,我一直开玩笑说,等你大婚,我把所有一起看的电影票做个合集,当新婚贺礼。他一直默许。然后,周末、节假日、只要有空就约出来吃吃喝喝,看电影。我一直觉得,彼此太熟悉了,如果走到婚姻,一眼能望到头。一直以来除了互损,打嘴炮,手都没有牵过,保持着男女之间纯洁的兄弟情。
      突然,我发现我需要正视这个问题了。如果真的有什么变了,那就是从今夜细雨中开始的。年纪已经直逼大龄女青年的红线,深刻领教过情爱的效果和副作用,做过各种不靠谱的人生规划,最终要的不过一个始终站在背后的男人而已。
      路过的,都是风景,留下的,才是人生。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