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六出

如果以为自己能够救自己,那是一种比较狂妄的想法。

夜不能寐

在天灾人祸面前
人们往往坚韧不屈
而眼睛却在琐碎平常中渐渐浑浊

就像每夜都响起的咔嗒,咔嗒,咔嗒……
折磨着神经,无法安眠

人被无声无息地磨蚀
被东一斧西一凿雕刻
最终自己都感到陌生
突然间和过去断了联系

我们相隔的不仅仅是时间和空间,
还有渐行渐远的价值观。

Everything that irritates us about others can lead us to an understanding of ourselves.——Carl Jung
      为什么来这里,为什么走掉,又为什么回来,没有解释。只是玻璃心换成了玻璃胶的。
       我走也是诗,躺也成文,怎有烟雨噙了瞳仁;我珍馐也食,五谷也认,舞一曲断魂立天地。
        褪去离愁别绪,剥离儿女情长,写点走心的文章。我,小六子,又回来了!

半夜,被惊醒。
根本无从知道那嘶吼和诅咒是对伤病的愤然还是对命运不公的悲痛。
我甚至都不知道该同情还是该愤慨。
每当,我觉得生活出现了新的路径,原生家庭可以被忽略的时候,总是会被现实惊醒。
哪有什么出口,哪有什么未来,哪有什么幸福,生命本是一场荒芜。
知道再多又有何用呢?夜半凌晨,该醒着的还是睡不了,奔逸的思维和忧虑依旧无解,无解的……

        人,一路走来,总会遇到几个灯塔,照亮一段路。
        你寻着影影绰绰的光走去,越来越亮,越来越清晰。
        你在灯下,看清了来时的路,放下了遗憾的包袱,望了望前方,又环顾了四周。
        你想走,又想留。
        你最终还是慢慢走进了黑暗,光越来越弱,路越来越崎岖。
        你咬着牙,倔着骨,继续走,继续走,没有回头。
        人,总是要去拥抱太阳的。当阳光普照大地,驱散一切阴暗。你回头,那些灯塔,永远消失了。
        夜,就是一场梦。
        黑,就是这一切。

                               祭平凡
        睡醒了,窗外还黑着,手机屏显示刚刚过十二点。
        我觉得自己是做了个噩梦,那份恐惧和担心的感觉还残存丝丝缕缕,但,我记不起来哪怕一帧片段。
        浮生若梦,有时候,谁又能分得清,是梦中过了一生,转眼垂暮;还是漫漫长路,梦中一一回顾。
        所经历过的短短岁月,并不惊心动魄,也不壮丽传奇。既没有顶配奢华,也没有陋室褴褛。只是像千千万万流淌在城市海绵中的小人物一样,平凡,琐碎,易逝。
        依然会在午夜梦回之时,体会到所有人类所共有的情绪,比如焦虑、孤独、怅惘、渴望……却因无法言说,不能描绘而徒劳长叹。
        没有人会在意一粒阳光下的尘土飞扬的身姿,于是,它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那杂乱的、入了玄境的轨迹,究竟是点滴意念还是神谕命运。
        于是,昏沉于清醒的交替中,划过历史长空,消失于黑暗,回归于无。
             (2016年10月6日首次呓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