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六出

如果以为自己能够救自己,那是一种比较狂妄的想法。

岁月绵长:

从前,炊烟袅袅是种归巢的期盼。现在,炊烟袅袅是种大气的轻污染。从前,牵手是种天长地久的爱情。现在,牵手是种修炼爱情的步骤。从前,殉情是种浪漫的承诺。现在,殉情成了一种幼稚的死亡。从前,喜欢是一种羞于启齿的爱慕。现在,喜欢是一种日消昼浅的悸动。从前,你是一个咫尺的朋友,现在,你是一个远方的旅人。从前,你代表你自己。现在你代表我爱而不得的喜欢。

旧雪烹茶:

◆你知道吗
每次你一出场
就显得别人都不过如此


◆我记得你喜欢我,
也有可能是我记反了


◆你是深山的游客
边走边爱四海为家
生性多情
我是集市里的养猫者
不看路人,不换爱人


#无主情话#

一场雨

我爱雨,却撑伞立雨中。
这就是我爱你的方式。
我不言,你不语。

滴水藏海:

Behere:



你只不过是我的一场雨,无征无兆地降临,时而倾盆,时而细绵。

你只不过是我的一场雨,这一刻正好降临在我的领地,那一刻又去了别人的所在。

你只不过是我的一场雨,入眠是你,醒来或许是你,或许你走了。

你只不过是我的一场雨,从头到脚每一滴都是你。








雨在的时候,你看不到我的泪。 




雨走了,你也看不到我的泪。 








你只不过是我的一场雨,
不是两场,也不是三场。


幼稚,就是在目标既定的情况下采取了错误的策略。
成人世界,没有态度的该不该,只有拆解目标后剩下的方法和行动。
踩着一个一个既成的目标,一步一步走上去,即使留下血脚印,即使上面有顶,即使……你也不再是你。